H大,男生宿舍——

  “嘭——”

  一个猛烈的踹门声响起,宿舍内的蒋坤皱了皱眉,外面传来一个洪亮的男声。

  “煞笔你他妈把门锁上干嘛呢?快给老子开开,热死了!”

  蒋坤把手机一关,跳下了床,门锁一打开,外面一股劲力就把他顶了进去。

  论体形,蒋坤不算瘦弱,一米八二的个头,身材匀称,偶尔也会去健健身,但是在这个人推门下毫无抵抗之力就被顶了个趔趄,门外一个热烘烘的身体砸了进来,还夹杂着一股新鲜的汗味,让蒋坤立马有了反应。

  “操,反锁什么门,你小子不会是在打飞机吧。”那进来的男生个头比蒋坤还要高一截,面容阳刚帅气,他挑了挑眉毛,拽拽地笑着看着蒋坤。

  这是蒋坤的室友严磊,他一进门就满身大汗地把衣服扒掉扔在地上,对着宿舍内的空调吹了起来。

  “妈的,热死老子了。”

  看着严磊脱下上衣,露出浅麦色的肌肤,上身两块饱满的胸大肌,八块跟巧克力一样整整齐齐的腹肌,还有延伸到裤裆内那鼓起的大包内的人鱼线,蒋坤咽了咽口水,眯着眼转过身翻上了床。

  蒋坤和严磊两人都是一个宿舍的,但是专业不同,这宿舍也只有他们两个。

  H大是综合性大学,两人都是大一,已经读了一个学期,现在刚刚开学,但蒋坤自己是个冷门的小破专业,严磊是搞体育的,专门练的什么,蒋坤不知道,他平时跟严磊不太亲近,严磊这人比较拽,所以蒋坤向来没有主动问过他的专业,他知道严磊在学校也挺横,最重要的是脾气比较暴躁,还很大男子主义,人也浪得不行,上学期就有好多个晚上夜不归宿,不知道把多少同届的美女和漂亮师姐征服在胯下。

  蒋坤是个同性恋,他经常会跑到体育部去瞄帅哥,但后来就很少瞎逛了,就算逛也都是找严磊可能会去的训练场,因为他瞄了大半个学期都没有看到比严磊高大帅气的,关键是严磊还跟他同宿,蒋坤不得不感叹自己运气好。

  他在什么校运会的各种比赛都看到过严磊,这小子拽归拽,但是体育是真的厉害,而且他看到严磊次数最多的是在校内的攀岩社,当时严磊裸着上身爬在人造墙上,健壮的胳膊使着力,一双长腿弓着挂在墙上,高大健壮的身体灵活得像只猴子,很快就挂在了最高处,帅脸挑衅地看着别的院校的攀岩队,还挤了挤眼睛,一只手吊在上面,另一只手摆了个鄙视的动作,引来了很多人瞩目和喝彩尖叫。

  “你训练到这么晚?”蒋坤皱着眉问道,他对严磊的态度一直不算太好,因为他怕表现太亲近会被严磊发现自己对他的垂涎,所以一旦严磊看过来,他都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甚至之前还因为争执被严磊按在墙上胖揍过,现在表现出来就是一副被严磊揍怕的样子。

  “别提了,那傻逼教练抓壮丁,说什么鬼校队龙舟比赛,老子被他抓过去跟一帮人训练,累死老子了。”

  蒋坤滚了滚喉结,壮丁壮丁,就你这样不抓你还抓谁。

  严磊对着空调吹了半天,直接把自己的运动裤一扒,露出精实的狗公腰下粗长的大屌和两瓣结实高耸的翘臀,这一瞥又让蒋坤在被窝里支起了帐篷。

  “你挂空档?”蒋坤发现严磊没有穿内裤。

  “老子就在那边换身训练的运动服,回来他妈内裤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哪条狗叼走了。”对严磊来说,训练时换的内裤被偷是常有的事,他大大咧咧地在蒋坤的眼前脱了个精光就走进了浴室。

 看着严磊扔在地上汗湿的衣服,蒋坤有种想下床捡起来撸的冲动,在之前严磊夜不归宿在外边风流快活的晚上,他不知道多少次拿着严磊的内裤裹在自己屌上,肆意滚在严磊的床上嗅着这个猛男的体味,抱着他的枕头,幻想自己把严磊压在身下,用大屌插进这个猛男私密的雄穴,操得他嗷嗷地叫爸爸,然后射了出来。

  但现在下去拿的话,没等他撸完,严磊就洗完出来了。  蒋坤咽了咽口水,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点进了一个同志论坛。

  看了几页帖子之后,有一个标题引起了他注意。

  那帖子里面满满的是图,全是各式各样的帅哥,有的跪在地上屈辱地吃着屌,有的戴上口球翘起屁股被干到翻白眼,甚至还有一个帅哥流着泪被一条狗压在身下侵犯着菊穴,脖子上还带着项圈,这让蒋坤不由自主想到严磊也摆出这些样子,不禁气血一阵下涌,他快快地翻到了最下面,一行小字呈现在他眼前。

  “免费提供各种性奴调教药物,详情联系QQXXXXXX。”

  “免费?”蒋坤皱了皱眉头,一般这种东西都只是个噱头,把一个人调教成性奴哪里有那么容易,还免费,那些帅哥说不定都是摆拍。

  但一想到英俊的严磊颈脖上戴着狗项圈,精壮的身子趴在地上吃着自己的大屌,然后翘起屁股的景象,蒋坤立马就不理智了,他竟点进去,直接对那个QQ发过去一个好友申请。

  对方很快就通过了他的请求。

  看吧,一准是在等着自己这种傻逼上钩。

  蒋坤看着手机,半天没有动作,对面等下肯定会巴巴地出现一个XX客服,然后问自己有什么需要,再吹得天花乱坠地让他掏钱。

  然而对面加了他之后,也是半天没有反应,这让蒋坤沉不住气,主动发过去一条消息。

  “在?”

  对面回复了。

  “在。”

138彩票注册  “听说你们这里可以提供那个药?”

  对面沉默了一会,然后回了一条信息。

  “是的,但不白提供。”

  “CNM!”蒋坤嘴里忍不住蹦出来一句国骂,就他妈知道,绝对是钓人上钩的骗子店家,他调侃道:

  “哎哟喂,不是说免费吗,那你们打的什么钓鱼广告。”

  对面也没有生气,而是回复道:

  “药不收钱,我们这是一个会所,什么性质的,你自己应该明白了。”对方慢慢地打着字:“那广告是会所搞的一个活动,看你的需求给你寄不同的药物和使用说明,但是提供药物需要条件。”

138彩票注册  “什么条件?”蒋坤有些好奇。

  “这些药都价格不菲,如果你要参加活动领取的话,那你药物使用的对象得让我确认一下是不是值得调教,如果确实有调教的价值,我们会定时给你寄各个阶段你需求的药和使用说明,但你用药的每一个阶段都要把结果反馈回来,而且用药不能超出用量,否则出现什么其他后果我们不负责。至于隐私问题,帖子里面那些露脸的都是我们会所自己调教出来的,对活动参与者的隐私我们也绝对保密。”

138彩票注册  还有这种好事,蒋坤心里想了想,按下信息发过去:

  “怎么确认值不值。”

  对面很快就回复道:

  “提供对象起码五张照片和两段视频,说明对象的情况和你需要的结果,我们会自行斟酌。”

  蒋坤从自己手机相册里面翻了翻,有不少都是严磊的照片,对于拍照这事,严磊从来不排斥,他在训练和比赛时都有一堆花痴在拍照,不过蒋坤的照片有很多都是在宿舍拍的,之前蒋坤拍照这事一直遮遮掩掩的,但后来被严磊发现了一次,还拽拽地对着镜头比了个中指,蒋坤之后就光明正大地拍了。

  至于为什么要拍自己,严磊也问过,蒋坤的回答是如果严磊再揍他就全给发到网上去,但严磊并不太在乎,当然,如果在他全裸的时候蒋坤掏出手机给他拍照,严磊绝对会冲上去摔烂手机,揍得蒋坤亲妈不认,但平时裸个上身或者穿个内裤让蒋坤拍几下,他并不在意。

  当然,这个猛男全身赤条条的样子,蒋坤还是拍过的,严磊有裸睡的习惯,这也让蒋坤经常大饱眼福。

  至于录像,之前严磊赤裸上身攀岩时帅气利落的表现他拍了下来,但还需要一段。

  蒋坤正发愁时,就看到严磊从浴室走了出来,高大精壮的躯体上布满了水珠,胯间被一条小浴巾扎着,在灯光下像一尊英武的男神像,性感无比。

  蒋坤当即打开了录像功能,就把擦着头发看着他的严磊拍了进去。

 “嗯?”严磊冲他挤了挤眼睛,继续自顾自地擦着头,还对着镜头酷酷地笑了笑,让蒋坤瞬间就有种头脑充血的感觉,这小子看来在外边没被少拍过,镜头感这么好。

  虽然这样,但蒋坤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骂了句骚包,抬着手机继续拍。

  “嘿嘿。”严磊扔掉头上的毛巾,露出一头硬硬的短发茬子,配上他帅气阳刚的脸和完美的身材,让蒋坤微微有些出神。

  严磊把手伸到了胯下,将遮挡私处的浴巾扯下一点。

  虽然蒋坤不是第一次看,但看着这个猛男对着自己露出胯下青黑色的毛发,还是不由得一阵悸动。

138彩票注册  “你还他妈真敢拍。”严磊停下了动作,猛地扑到蒋坤的床边,瞪着眼睛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这宿舍都是上床下桌,严磊这一下差点将整个床架掀翻,把蒋坤吓了一跳。

  看自己吓到了蒋坤,严磊坏笑着心满意足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把浴巾一扒,用床上的毛毯子盖住自己的大屌,就那么光着裹着一张薄被子躺在床上。

  蒋坤整理了一下视频和照片,抬头向严磊那边望去,发现他拿着手机似乎在跟什么人聊天,被子已经被胯下的巨龙撑起一个高大的帐篷,估计又是在跟某个送上门的女生聊骚。

  蒋坤挑了几张严磊运动和在宿舍内半裸的照片,甚至熟睡时露出胯下傲人巨物的照片都打了个包,连着两段视频发了过去。

  对方收了文件之后,却迟迟没有回复,这让蒋坤不禁有些疑惑,这人不会是瞎掰扯骗照片和视频的吧,万一发到网上去,严磊不得把自己揍成肉馅。

  他连续发了几条消息,等了半天,对面才回复道:

  “极品啊,你想调教他?”

138彩票注册  “这不废话吗,不想我还给你发照片。”蒋坤嘴里嘟噜了几句,但还是回道:

  “是。”

  “这男的具体什么情况,说说。”回复刚发出对面就回了这么一段,这热切的态度让蒋坤都能感觉到,他按着手机,详详细细地把严磊的个人情况给对面发了一遍。

  “这么猛的直男?想调教成什么样子。”

  蒋坤马上把自己之前的想法发了过去,对面不知道是嘲笑还是什么的,直接就回了一句:

  “你可以,这么个猛男你竟然想调教成条狗任你玩?我还以为你想直接药倒了坐上去呢。”

  “少废话,就说行不行吧,你们之前发的照片不也有几个看起来挺猛的吗。”

蒋坤有点生气,能和严磊这样的极品玩一次,就算被操也是不错的,但如果能征服严磊这肯定是件更美妙的事情。

  对面没有正面回复,而是说道:

138彩票注册  “要不你提供一下更详细的情况,我们直接把他弄过来来调教?当然调教完就是会所的私有物了,我们也会给你一笔钱。”

  蒋坤看着对面的消息,心道这小子市场好像还挺大的,继续问道:

  “送进会所怎么调教,我能不能玩?”

  对方很快就回复了,答案却让蒋坤心里一阵诧异。

  “嘿嘿,一般这种优货都会让调教师在会所让观众出价,然后公开进行相应的调教,除非有人能出压倒在场其他人的价格买成私用,不然一般都会被出价人当众轮着开苞或者坐上去自己爽,有特殊性癖的甚至出价要求用动物之类也不是没有可能,你有钱的话,来玩当然是欢迎至极。”

138彩票注册  “卧槽,这么变态。”蒋坤心中虽然有些不舒服,但下体却硬得更厉害,他追问道:

  “你还没告诉我,我自己调教行不行?”

  “行是行。”对方悠悠地回复道:“但是你给他用药的话,具体情况不好说,药虽然有效果,但是按你说的这男的这情况,要达成你要求的药物大部分都不是口服的,其他药物你很难给他用得了,而且就算用了你还要亲自去开发他的身体,不然他最多也只有一点生理反应,没开发过的话,那种求着让你干的情况也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等你用完药你想要上手的时候,恐怕也制不住他,发生什么的我们可不负责。”

  对面这么回复完,蒋坤看了看对面床上性感的严磊,不禁思索着。

 

 

 

 

  想了半天,蒋坤还是舔了舔舌头,做出了决定,一开始他和严磊分到同一个宿舍,还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但是之前一个多学期来,看着这么一个大帅哥在自己身边这样荡来荡去,除了能饱饱眼福,自己却不能吃半点豆腐,这简直是折磨,而且这么长时间对严磊做过的非分之举还不能露出半点痕迹,生怕惹得严磊将自己揍死。

  “那还是我自己来吧。”头脑一热的蒋坤直接把信息发过去,他决定了,那怕很难整,也还是要自己来,万一真的把严磊弄到手了,那自己接下来可就有得爽了。

  在欲望的驱使下,蒋坤显然把难度和失败的后果抛在了脑后。

  对方看到蒋坤的回答,也应允了他的要求,只是要蒋坤把用药进程发过来。

  盼星星盼月亮的,过了几天,蒋坤刚下课,手机就提示快递到了,他快步走到站点,抱出了一个不小的纸盒子。

  掂量了几下,还挺沉的。

  大汗淋漓的蒋坤把盒子搬回了宿舍,一般大白天的,严磊都很少回宿舍,要么在训练或者运动,要么跟他那帮哥们在一起,当然,也可能在跟某个美女做些什么,而这两天刚好,听说要进行龙舟比赛的实训了,严磊暂时不会回宿舍。

  放到平时,蒋坤早就滚到了严磊的床上撒欢,但今天不同。

  怀着期待的心情,蒋坤打开了盒子,看见里面装着很多泡沫塑料固定着的瓶瓶罐罐。

  “嗯,还有摄像头?”蒋坤探手抓出一把指甲大小的设备,才看到还有一个收发器压在箱底,估计是让他可以方便窥探到严磊的情况。

  没有管这个,蒋坤把迫不及待那几瓶东西拿出来,扯出一张长长的单子,仔细地看了几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