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生的秘密 作者:龙宇翔

第一章 猎物

烈日炎炎的夏日午后,余炽阳走进田径场,参观他即将生活四年的大学校园。他打扮得非常休闲,一条合体的修身深蓝色牛仔裤将他修长的双腿完全展现了出来,上身那件价格不菲的黑色修身衬衫更将他黄金比例的身材恰到好处地映衬了出来。一张脸虽然掩盖在咖啡色的墨镜下,仍能看出他刚毅的脸部轮廓,挺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嘴角总带着若有似无的一丝笑意。

此时,一队正在训练的体育生跑了过来,他们在烈日下晒出的古铜色肌肤上挂满了汗水,穿着田径短裤的双腿肌肉鼓涨涨地伸缩,彰显着他们无与伦比的持久力和爆发力。余炽阳站在跑道边上,看着这一群充满了活力的体育生们从面前跑过,墨镜下的眼睛看不到任何的神情,但他的嘴角似乎微微往上翘了一些。操场的另一边,教练掐着秒表,冲过线的体育生们纷纷停了下来,散到场边的阴凉处休息喝水。他们纷纷把自己身上已经湿透的背心给拉了下来,扔在脚边,各自展现着自己因长期训练而形成的完美体魄,一边喝水,一边调笑,谁都没有注意田径场边上这个打扮与运动场格格不入的男生。

余炽阳瞥了操场一角的几个体育生一眼,转身走出了田径场。不久之后,这群田径特长生的资料都已经汇集到了余炽阳的书桌上。作为这所大学背后的控股集团少东的余炽阳,确实没有理由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任何学生的资料。在室内,余炽阳摘掉了墨镜,舒服地半躺在自动按摩椅上,半眯着他那双可以秒杀任何女性的眼睛,随手翻着刚刚由校长亲自送来的资料。当他翻到了那个人的照片的时候,看了一眼他的名字——武正斌,眼神深处泛起一丝邪恶的笑意……若是熟悉余炽阳的人看到,必然就知道这个武正斌要倒霉了。

傍晚六点五十,一群大汗淋漓的田径生风风火火地跑进食堂,冲向打饭的窗口,其中正好就有武正斌的身影。正当武正斌庆幸教练还不算太黑心,让他们赶得上食堂关门前打到饭,端着餐盘走向不远处的队友们,一个人迎面向着武正斌匆匆走来,肩膀撞翻了武正斌手里的餐盘,饭菜倒了武正斌一身。那个人却看都没看武正斌一眼,径直向着打饭窗口走去。

138彩票注册“咣!”武正斌将餐盘扔在地上,转身抓着那个青年的衣服,把他揪了过来。“你他妈的是怎么回事,撞翻了老子的餐盘连道歉都不会说么!”关门前的食堂里人本来就不多,这个声响格外响亮。看着武正斌这边起了冲突,他的队友们全都放下筷子,围了过来。

“哦,我刚刚没看见。”被武正斌揪着衣领那个青年翻了个白眼,傲慢到极点地解释了一句,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

“操,让你狗日的瞎了眼!”武正斌火爆脾气上来了,劈手就是两耳光扇在青年脸上。

青年的嘴角流出一丝血迹,愤恨地望向武正斌,“你敢打我,我会让你后悔不已的!”

“切,”武正斌不屑地笑了起来,“有本事你就来让我后悔,我是大二田径系的武正斌。不过,你让我后悔之前,我先让你后悔!”武正斌说着,呼呼又是几巴掌扇到了青年脸上。

青年捂着红肿的脸颊灰溜溜地走了,武正斌也没有再去打饭,赶忙回宿舍洗澡换衣服,一段小插曲就这么看似平静地过去了。不过,食堂的角落里,余炽阳端着一杯可乐,看戏似的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嘴角又微微翘了起来……

“呵呵,有趣啊,”余炽阳端着一杯红酒,浅浅酌了一口,半眯眼看着脸上红色巴掌印还未消退的青年,“老三,今天你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住嘴!你要是敢说出去,我一定会让你功败垂成!”青年有些恼羞成怒地威胁道,神情相当不自在。

“呵呵,想让我功败垂成,你的能耐绝对还不够。”余炽阳懒洋洋地把红酒放在窗台上,望向不远处的学生公寓,眼神幽远。

138彩票注册“嘿嘿,那等你成功以后,让我也享用享用。”青年嬉笑着,把下巴放在余炽阳的肩头上。

“滚!”余炽阳一抬肩膀顶开青年的头,“等我上手以后再说。”

“哈哈,那就这样说定了!”青年拍了拍余炽阳的肩膀,有些意动地舔了舔嘴唇,“他真是个好货色呢,我会随时关注你的进度的,哥看好你。”

“给我滚!”余炽阳好气又好笑地作势要踢青年,青年哈哈笑着逃远了。

第二章 下套

这所私立贵族大学财大气粗,但是校规严苛到令人发指,高昂的学费更是令人望而生畏。不过校规限制的,只是那些权势或者财富还不够档次的学生,对于真正有权有势的家庭里出来的学生,这里就是他们炫耀挥霍的天堂。

因为高昂到令人发指的学费,这里的学生的住宿条件也好到了极点。以A到F标记的六栋高达三十层的学生公寓,每栋的一到二十层是普通的公寓,每间公寓都是七十平米的两居室,还带着厨房,每间住两名学生;而二十层以上,则是一百三十平米的跃层式豪华公寓,专门供给那些愿意出高价享受独居环境的富家子弟。普通公寓内的附属设施包括了空调、电视、冰箱、按摩浴缸等必需品,而那些豪华公寓则按照它们的居住者的需求自行配置附属设施。

今年,这所大学宣称为了推进新生加速融合进这所学校,在普通公寓采用新生和老生混住的宿舍安排方式,所以就在食堂冲突发生后的第三天,武正斌被安排进了另一处宿舍——A栋4楼19号宿舍。

开学第一天,武正斌终于等来了他的室友,毫无意外地,是余炽阳。此时的余炽阳,丝毫没有富家少爷的影子,只穿着一件简单的白T恤,蓝色牛仔裤,就跟普通的大学生一样,带着一脸纯真的热情洋溢的微笑打开了公寓的大门,走了进来。

“师兄你好,我是经管系新生余炽阳,以后请您多多照顾。”余炽阳向着正坐在公寓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武正斌走了过去,伸出手自我介绍。

“客气了,我们以后就是一间宿舍的兄弟了,我是大二田径系的武正斌,以后要互相帮助啊。”武正斌连忙站起来,握住余炽阳的手,有些腼腆又不失爽朗地说道。

“呵呵,没问题,我们一定会相处得非常愉快的。”余炽阳眨了眨眼睛,一脸灿烂的笑容。武正斌显然不懂余炽阳这话里的真正含义,也呵呵笑了起来。他这才注意到,余炽阳手里只提了一只很小的行李箱,不由得问道,“兄弟,你的行李怎么只有这么一点呢?”

“我是本地人,不用带这么多行李,缺什么回家拿就是啊。”余炽阳笑了笑,“师兄,我先去放行李了,不知道哪间是我的房间?”

“哦,右边这间就是。”武正斌笑了笑,指了指钥匙还挂在门上的房间,余炽阳对武正斌点了点头,提着行李箱进去,从里面把门关上了。

“嘿,兄弟,我先去训练了啊,晚上等我回来一起去喝酒吧!”隔了几分钟,武正斌敲了敲门,隔着门说道。

“好的!”余炽阳正拿着武正斌的资料看着,应了一句,就听见武正斌出门的声音。

“武正斌,男,20岁,身高179厘米,体重68公斤,大二田径系,叶城大学田径队队长,曾获全国高中生3000米长跑冠军,纪录直到现在仍未被打破,也因此获叶城大学特招,享受全额奖学金,并在大一这一年里为叶城大学拿到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田径项目两块金牌,因而成为叶城大学这一届的田径队队长。又因为他英俊阳刚的外型被学校内的女生私下称为叶城大学女生最佳性幻想对象。他家境贫寒,一家四口人,父亲十年前去世,母亲靠打零工维持全家生计,身为家中长子的他,还有一个15岁的弟弟和一个12岁的妹妹。”这些资料其实余炽阳早就烂熟于心,而且他还知道,若不是叶城大学提供的全额奖学金,武正斌绝对不可能进入这所私立贵族学校学习,还能用比赛的高额奖金补贴家用,这就是武正斌最大的软肋。

138彩票注册余炽阳放下手中的资料,走出房间,用手里早就拿到的钥匙打开了武正斌房间的门。武正斌看上去确实是一个俭朴的人,衣柜里除了两套训练服,就只剩下两件非常旧的棉布T恤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鞋柜里也只有两双运动鞋。他的房间收拾得十分干净,也没有过多的陈设,非常之简单。余炽阳又想起了那天在田径场上看到的武正斌,意气风发,眼神坚定,跑步的每个动作都充满了阳刚之美。收服他,然后对他好点吧,余炽阳心里微微一叹,退出了武正斌的房间,打了个电话,一个五十多岁的管家带着两个保镖,提着一大堆行李,在片刻间到了,很快地将余炽阳的房间布置成了他的喜欢的风格。

“少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整理好房间以后,管家双手交叠放在腹部,恭敬地问道。

“没有了,以后让保镖在暗处保护我就行,有事我自然会叫你们,不能打扰我的生活,尤其是当我和武正斌在一起的时候,知道吗?”

“是,少爷!那我们先走了。”管家带着保镖离开,余炽阳回到房间,拿出一个小巧的透明玻璃瓶,里面装满了不知名的白色粉末……

第三章 初窥

傍晚七点,武正斌准时回到宿舍,冲到饮水机前倒了一大杯水一饮而尽,然后脱下汗湿的衣裤进浴室洗澡。冲过澡以后,腰间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带着湿淋淋的头发回到卧室,躺在床上他只觉得惬意无比,想在床上小憩一下,然后叫新室友余炽阳出去喝酒,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房被间的门被无声无息地推开,余炽阳轻轻走了进来,看着熟睡的武正斌。武正斌高大的身躯斜躺在床上,左手斜斜的伸在身侧,右手搭在有着八块饱满腹肌的肚子上,两腿也随意地弯着,腰间只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而身上还带着未干的水珠。随着武正斌呼吸的频率,他身上那流线型的肌肉线条也不断起伏着,仿若一只年轻的豹子,古铜色的肌肤被窗外射进来的夕阳余晖镀上一层金色,武正斌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的神祗般英挺俊朗,余炽阳在刹那间有了一种置身梦幻的错觉,忍不住俯下身子,仔细端详武正斌的脸庞。

随着视线越来越接近,余炽阳已经能够清晰地听见武正斌即使在睡梦里依然绵长而有力的呼吸,感觉到他身上仿是阳光般的热力。他不由得微眯起眼睛,手指放到了那具完美的男人身体上,轻轻地游走。

“唔……”武正斌的身体似乎非常警觉,这细微的触碰令他的身体自然地收缩了一下,发出一声梦呓。

余炽阳显然没有料到武正斌的身体如此敏感,闪电般地缩回手,愣了一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他轻轻解开武正斌身上的浴巾,俯下身子在武正斌耳际轻轻地叫着:“武正斌……”

138彩票注册“嗯?”武正斌似乎要被余炽阳这个举动唤醒,迷糊地应了一声,眼皮颤动着,眼睛就要睁开。

“闭上眼睛,你现在正在做一个梦,一个你不愿意醒来的梦,接下来的事情会让你很舒服……很舒服……”余炽阳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魔力,像是一首安魂曲般安抚着灵魂,武正斌迷迷糊糊应了一声,眼皮不再颤动着要睁开。

138彩票注册“你接下来被抚摸的地方都会带给你前所未有的快感刺激,你很轻松,很爽,很享受,你不舍得离开这种感觉。一旦错过,你就再也得不到,所以你很喜欢沉浸在这种感觉里……”余炽阳的声音里那种魔力越来越强,那是他的声音里蕴含的磁性被彻底激发的魅力。随着他说话,他的指尖轻轻触碰着武正斌的耳垂、乳头、八块腹肌,以及私处的男根。

“嗯…嗯…嗯……”武正斌的身体在这样的催眠状态下果然变得听话无比,随着余炽阳的指尖与他身体的每一次触碰而仿佛触电般地颤抖,口中也吐出一声声充满难以言喻的快感情欲的闷哼,男性象征几乎是在刹那间就耸立了起来。

武正斌的阳具就在几秒间完成了挺立的过程,与平躺的身体呈现出一个完美的角度指向天花板。粗长通红的阳具十分雄伟,大概有十七八公分的长度,粗如儿臂,道道青筋纠结贲起,彰显着这个男人的英伟强悍。更为难得的是,武正斌那饱满的有如鹅蛋般的龟头竟是诱人的粉红色,在夕阳映照下闪闪发亮,顶端马眼里正不断沁出晶亮透明的液体,沿着龟头和包皮连接的地方缓缓流下。

余炽阳每一次轻轻的触碰,武正斌的阳具便随之抽动一下,更多的透明粘液从马眼中涌出来,仿佛随时就会射出喷泉般的男性精华,煞是诱人。余炽阳看得又惊又喜,几乎就要控制不住扑上去占有这具完美的男体。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是不行的,余炽阳苦笑着揉了揉自己饱胀的裤裆,单腿跪到床上,轻轻拉起武正斌的一条腿,手指伸向武正斌双腿间那若隐若现的缝隙。

138彩票注册在余炽阳的手指触碰到武正斌后穴口的皱褶的时候,仿佛潜意识里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武正斌的身体一僵,闷哼声中也带上了一丝焦躁不安。

“放轻松,你现在在做梦,这只是一个梦,一个让你很舒服的梦,放松,放松,好好享受这个梦境带给你的欢愉……”比先前更为低沉诱惑的声音从余炽阳口中发出,带着奇特的安抚力量,让武正斌的意识又放松了下来,身体恢复了充满情欲的颤动。

138彩票注册“你现在被抚摸的地方是你身体最敏感,最能带给你快乐的地方……”随着余炽阳像魔咒般的话语,他的手指也不断游弋在武正斌后穴那粉嫩的皱褶上画着圈,粉嫩的开口有规律地一张一合,就像一张贪吃的小嘴。“它很空虚,很饿,想要被填满。这样,就能拥有无穷无尽的快乐……”余炽阳耐心细致地用手指在粉嫩的穴口周围慢慢画着圈,继续念着魔咒般的语言,一层淡淡的红色渐渐覆上了武正斌的身体和脸庞。龟头上已经是淫水泛滥,一滴透明的液体拉着细长的银丝,坠落到武正斌平坦结实又轮廓分明的腹肌上,展现出一幅唯美而淫靡的画卷。武正斌的阳具正不断地胀缩,俨然已经到了喷发的临界点。